發佈於

職場三苦生活三悶 年輕人該何去何從?

https://www.ct.org.tw/1309088

【本報主筆】這一段時間以來,我們常聽到「今年更賺不到錢」、「越來越不景氣」之說,非營利組織則感嘆今年募款越來越難。根據國發會報告,2017年四、五月已連續出現黃藍燈,代表景氣「趨弱」,而且五月時對策信號綜合判斷分數較上月減一分,降為20分,領先指標繼續下滑。

景氣不佳 人心惶惶
日前主計處公佈青年勞工就業狀況調查,過半數青年勞工薪資低於3萬元,初次就業薪資僅2萬5540元。1111人力銀行則針對21-30歲會員調查發現「有高達9成5受訪青年『不滿意』目前職場生態。青年對於自身的苦悶指數高達6.9分,顯示青年對於這個世代的苦悶。」人力銀行提出年輕人的職場三苦:「低薪、工時長、沒機會」,生活三悶:「房貴、物價漲、沒爸靠」。

然而不只是年輕人,2016年四月報載國民健康署公布2015年台灣高齡友善城市調查結果,針對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對「國內提供給老人工作的機會」的滿意度最低。

綜合而言,現今社會各世代普遍不滿,這種不滿帶出的不安、不屑、不合作等,已成為台灣社會的共同問題。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對立與不信任感,不同世代間缺乏溝通平台與對話機制,是當今台灣社會必須面對的世紀難題,更是執政掌權者不能迴避的施政問題與責任。

從需求面期勉年輕世代
基於「繁華不再」,相較於競爭者,整個社會能給的資源基礎已經是今不如昔了,否則何來職場三苦、生活三悶呢?台灣其實彷彿又回到1980年代那一種必須要能證明自己是能被市場、被顧客接納的時代,因為唯有如此,才有機會重新取得經濟上的優勢。我們都沒忘記曾有一個年代稱為「台灣錢淹腳目」,但那是用血汗換來的,是因為「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

所以不能再一味地單從「供給面」來思考年輕人的問題,而必須也全方位地加強從「需求面」來討論年輕世代的問題,包括:
一、從態度改變做起:態度的核心是「價值」,要重新形塑價值是一項艱鉅的心靈工程,但不能不做,因這是必要與關鍵的條件。所以無論是教育、文化、宗教等攸關人心教化的項目,都必須嚴肅討論究竟要如何才能幫助現在年輕一代。

我們期待年輕人除了充滿2000年後新世代的創新能力,更要同時擁有「不怕苦,不怕累,一心向前衝」的堅毅特質,惟有如此,才有可能重現台灣年輕世代的卓越競爭力。

二、從強化立足公平性做起:就整體社會而言,我們是否在追求民主的過程中,喪失了公平性?過去整個社會曾一心想要打破的封建、獨裁及壟斷,如今經常陷入被選票綁架的「民粹政治」,各種建設百花齊放卻缺乏前瞻與整體規劃,在在都讓整個社會陷入無公平性、空轉耗能的困境中,民眾越來越找不到真正可以依循的價值與標準,社會亂矣!年輕人迷惘矣!

賺多少錢定成敗 難滿足人心
三、一定要有夢,無夢就世俗化了。現在的社會常是以賺多少錢來定義一個人的成與敗,這是膚淺而難以滿足人心的。今天這個世代許多口號都是「幫你賺到人生第一桶金」、「讓你30歲以前坐擁豪宅」等等,使得年輕人越來越物化、眼光也被窄限。那些真的是自己最適合的道路嗎?我們常常缺乏檢視與嘗試,以致於人人都無由地陷入世俗的迷思中,社會整體的生產力自然就低落下來。

聖經記載當年以利亞升天前,對年輕的徒弟以利沙說:「我未曾被接去離開你,你要我為你做甚麼,只管求我。」以利沙說:「願感動你的靈加倍地感動我。」(列王紀下二章9節)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有夢的年輕人,一個渴慕親近神、大大張口的年輕人,一個對人生有正確期待的年輕人。於是上帝成就了他的心願,讓他成為一個大有恩膏能力的先知,這是何等美好的一個啟示。我們也至盼社會與年輕人都能共同來努力,讓台灣更好、讓您我更好,也讓年輕人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