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優秀宣教士也是人類學家 傳福音知己知彼才有效

https://www.ct.org.tw/1309201

【特約記者張廖婉菁/編譯】美國聖經翻譯學者尤金·奈達(Eugene Nida)曾言:「優秀的宣教士向來都是出色的人類學家。」幾個知名的宣教士如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 艾多奈拉姆·耶德遜(Adoniram Judson)、羅伯特·摩法特(Robert Moffat)都是宣教七年才得以結果,帶人信主。這些例子也常被引用,以證明在印度、緬甸和中國宣教之困難。就連耶德遜自己都說過:「在緬甸要讓佛教徒改信基督,難度不下於從活生生的老虎嘴裡拔牙。」

然而,日後的宣教研究發現,宣教士若長年無法結果,恐怕也和當時的文化研究與世界觀不受主流重視有關。若是西方宣教士到了異文化後仍照本宣料,按著在英格蘭和麻州所受的教導傳福音,同時也不了解其他文化的重要性,傳福音將遭遇更多困難。

出色宣教士  文化敏感度都很高
一般人在互動時不是在建立信任感,要不就是破壞信任感,可惜許多宣教士花了很多時間才發現,之前的努力是在做白工。在開始對外接觸、教學和講道前,必須先瞭解當地人的信仰。這不僅能助宣教士能做到有效溝通,也能避開混合主義的危害──混合主義指的是新信徒受洗後,只是把耶穌添加進舊有的信仰中。

好好的花時間學習符合當地文化的互動方式,所培養出的宣教士品質絕對有差,一個是累積了30年經驗的宣教士,另一個則是年年換地方,累積了30次經驗的宣教士。要贏得當地人的心靈,最好的方式就是要好學和多問。此外,定量研究也是不可或缺的工具,它能幫助宣教士理解異文化與世界觀。

幾個有助認識當地文化的問題
下列的問題能幫助宣教士到新宣教地點傳福音時,盡快融入當地文化:

●當地居民的種族組成為何?
●大家都在哪集會?
●是原住民,還是來自異鄉?是移民還是難民?
●當地通曉的語言為何?都說哪種方言?當地人說的母語仍通用還是越來越少人講,甚至快消失了?
●當地人的教育程度為何,受教育的方式?精通讀寫還是透過口語學習呢?
●有哪些聖經故事符合當地人的世界觀,能引起共鳴,強化福音傳播效果?
●當地社區內的意見領袖和決策者是誰?當地人有什麼恐懼、不安、盼望、抱負、迷信和價值觀呢?
●當地有什麼樣的傳統信仰?泛靈信仰對他們的日常生活影響程度有多深?傳統信仰對於死亡和與魔鬼互動的看法為何?帶領傳統信仰的精神導師是誰?

定量(量化)分析是指運用數字分析的方法來協助管理階層做決策並制定策略。定量研究則多了具有實戰經驗與歷練的人所提供的經驗觀察資訊,不單靠數字分析。好好地理解這些問題能幫宣教士用合適的文化角度切入,讓傳福音的事工更有果效。

宣教人類學家希伯(Paul G. Hiebert)認為:「忽略當地人的對恐懼、罪性與宗教信仰的看法,可能表面上是受洗改宗了,實際上只是多信了宗教。」換言之,他們等於是多了個祈禱的對象,一旦田地欠收或是面臨死亡時,舊信仰的老我就復活了。

當幾百年前西班牙信仰天主教征服者抵達安地斯山脈時,當時的印加人很崇拜太陽,並視印加王為太陽神的化身,也很崇拜地球女神帕查瑪瑪(Pachamama)。但征服者以武力把信仰強加於印加人身上,為了安撫統治者,當地人表面上是接受了基督,但實際上只是披上了十字架的外衣。因為印加人混淆了上帝和太陽神的角色,也把天主教敬拜的馬利亞和帕查瑪瑪混為一談。

由此可知,擁有基本的文化人類學常識和懂得運用定量民族誌研究工具對宣教是極其重要。善用這些工具能助宣教士理解當地人文,並規劃出適合的策略進行傳福音、門徒訓練、建立教會和領導訓練等事工。這些知識不僅能讓宣教士事半功倍,也能助宣教士動員新信徒參與事工任務,還能訓練出切合當地文化的基督教同工。

作者簡介:大衛·西爾思博士(Dr. David Sills)為Reaching& Teaching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創辦人暨主席。他曾被美南浸信會國際宣教部差派到厄瓜多爾的安地斯山脈,向蓋楚瓦族傳福音。之後則進入美南浸信會神學院擔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