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日光之下無新事》社群時代的教會定位

https://www.ct.org.tw/1309277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六月底的基督教論壇報國際新聞有一篇臉書創辦人祖克柏與教會領袖互動的願景報導,十分有趣!這位科技鉅子認為教會不只是會友聚集在一起而已,教會有牧者照顧會眾的福祉,這種由領袖建立起社群文化的模式啟發了所有人,社群的妥適運用將提供人們一張安全網,細膩地照料有需要的人們。而網路上的「社群」,正是臉書發跡與茁壯的關鍵,如今臉書演算法可以協助其用戶組成各種社群,一起去做一些可以改變社會的事。例如,臉書多年前就在戰亂頻傳的區域邊境,架設臨時可以上網的設施,供那些因為逃避戰禍而失散的家人能夠以臉書平台互通信息,甚至藉此協助失散的家人重逢。這樣的人道功能,相信是臉書初創時所未能想像的社會與人道效益。

牧養方法可與時俱進
隨著新創科技業者不斷在競爭叢林中,調整定位以追求可持續發展,臉書的精準定位孕育出一個以社群為主要生活方式的世代,目前的影響力更甚谷歌。

互聯網改變了所有生活的規律,物質生活中的食衣住行、精神生活中的育樂似乎都與互聯網帶動的新生活模式有關。尤有甚者,精神生活中的人際關係,以及靈性需求上的牧養,若都轉由線上對線下的模式,這些場景應該是除了臉書這類公開社群之外,可透過Line的私密群組來實現的。

我的太座明軒在2G年代,即以一指神功在Nokia鍵盤上馳騁,每個月花在簡訊牧養的電信費都在兩、三千元之譜。這些文字不僅在當年餵養了那些受感傳訊的對象,也被放在部落格中發揮「長尾效應」,感動與激勵更多弟兄姊妹,這些始料未及的效益都是推陳出新的科技加上不變的關懷所締造的。手段可與時俱進,目的卻是恆常不變的。線上對線下的虛實整合牧養,積極面提供了無遠弗屆、零時差的通訊網絡與必要的人際距離與安全感,消極面卻使人有如掃羅躲在器械堆後一般地加深了面具效應。

要提醒的是平衡原則
然而在這個虛無感日益高漲的年代中,牧養者若誤以為貼個圖或留兩句話就滿足了人際需求,卻疏忽了真實關係的經營,可能要付出極重的代價。

第一,科技手段是補充、強化牧養目的,而非替代。沒有行動電話的年代,時空都是牧養的限制條件,但每一次短暫的面對面都在生命中刻畫下深刻的痕跡;反觀現在可以語音視訊的直接溝通年代,要反思的是牧養關係真的提升了嗎?

其次,科技手段的確促成生活中許多便利,卻無法彌補一些心中隱約的缺憾。一個例子是越來越多閱讀行為發生在平板(或智慧手機)上,但也有越來越多人回頭去尋找「翻頁」的快感,結論是,滑機是不能取代翻頁的。最後,心態上的替代效果是最大的隱憂,牧養者與被牧養者的社群經驗是否真的達成了心與靈的牧養目標?

親密關係中的愛之語分為肯定的言詞、致贈禮物、服務的行動、精心時刻與身體的接觸五類,在科技應用大行其道之際,絕大多數愛之語都難以透過電子形式為之。近年來學術研究叩合了人在心靈底層的渴望,真實(Authenticity)相關研究大行其道,也是對虛實整合的時代潮流進行深入的反思。

科技所帶來的各種效益絕對不容抹滅,但要提醒的是平衡的原則,若對電子科技過度依賴,忽略了人際關係中的細膩處理,往往是緣木求魚。教會或福音機構如何瞭解科技應用的屬性,善加運用以經略更優質的牧養社群,值得大家一起努力!